• 三月末,花賞

    2016-03-30

    Tag:

        從鄭州回來,時已三月末。去旅遊也猶如工作,非要完成清單不可,那樣努力地不錯過,不怪得白羊座們笑:我真羨慕你們摩羯你的無比熱愛工作如生命,是你們的樂趣,而我們還要去挑選我們喜歡的工作。

        不能沒有計畫,這是安全感的問題。

        往後大大退一步,回去南方我安心之所,重新整理,開始。北京於我,真像是遇上了相愛又不能相容的人,撕到最激烈,才有這幾年換季時候的感恩和狂喜。

        我終於接受了這個城市,真心地,在我離開之前。踩到最底的時候,她也給我看了最好那一面,教會我珍惜空氣質量良好時候,有藍天鑲雲的日子。

        

  • 北城之春

    2016-03-17

    Tag:

        春歇一個月。說是歇息,又不肯陪貓曬太陽,睡得一如既往的晚,五個小時後自然醒。

        春天開始了便覺得暖,北方的四季已歷歷在心。上海那邊下著雨,卻開著碗口大的玉蘭。想去看櫻花,這裡的春不發芽。

        去做未準備好的面試,幾乎落荒而逃,心裏知道,在這烏托邦太久,在人世實屬懵懂天真,不問世事,後來與M聊及,發現自我學習和成長,太慢,太花時間,是一個摩羯座對自己低效率的不屑和反省,還不如好好懷緬好時光。

        (妳嫌我不好,我是不甘心的,但我不想再在意妳了。我有自己領地和尊嚴,有信心。)

         多讀書,多讀書。

  • 「會者定離」

    2016-03-06

    Tag:

         我一直覺得這件事情沒有結束,邊界好模糊,好像申請休了一個大長假。離開前還在看悠長假期,直到一個春節完結後,事事也不如塵埃落定,還是那樣滾動。

        我往回看我自己。“E今天提到「離場」。他說,可以離場,但不是輸的姿態。”——2013.10 

        我完成了這個使命,無論離開Kubrick出於怎麼的原因,過程,結果,離場的時候,大家都是愉快的,我看了看,也沒有什麼遺憾。

       “每天在錯誤的軌道里與人結怨,與電話抱頭痛哭,予人荊棘,自己也滿手是傷,到這日陰霾細雨,回到植物與書中間,才重上正軌。”——2014.12

        最難時候捱過去了。一個摩羯座是工作狂,太適合被工作虐,然後一定會有斯德哥爾摩後群症,到放棄的時候,一定就是一種恍然大悟的解脫。這些日子,翻到兩萬張照片,在K的日子,每件事,每個人,歷歷在目,是一種切切實實的存在感,為此離別這個事情,有種虛幻感,彷彿不知道怎麼從泡沫裡脫身。

         喔,這些,這些是我愉快的記憶,是我的愛,是我理想。我守著它直到不能:

         “如果妳的工作里有包括,記得書的名字,封面。妳點閱它們,熟數其內容的種種,選取心頭好擺到顯眼的位置。出賣妳的愛但不需要太討好,已經是理想。可以讀可以賣,深夜歸來,還可以寫以便記得。”——2009.11

        好了K,妳已成長成我期待的那個樣子,無論我是不得不,無論還有多少未完成,我們都要說,再見。

        再見。

     

  • 長夜將盡

    2015-01-04

    Tag:

        2014年一如過往這三年,留下滿紙空白地離開。上一篇日記是半年前,這一篇寫下已是今年四號,離開三號的第三個小時。無出意外,這一年沒有讀書,不寫字,也沒有寫詩,用照片給日子分類,紀錄,簡單容易,發微博也算有交待。重要的是,不讀,無以寫,一年里的席間交談,最多把普通話養好,普通話也是口語,作不得字,作不得數。
       
        過了年,且當是新開始,(不知道為什麼,每次都要有斷日,才可開始)。我能不能回來這裡,或者,我離開喜歡的那個自己有多遠,只有這一年,可作分辨。親愛的F,讓我看看妳的那些決心。

        2015,請不吝指教。

  • 暫停,倒帶

    2014-06-24

    Tag:

         有那種慢慢傾斜的,呈漏斗形狀的,在慢慢傾斜著洒下來。有時候旁觀這一切事,像影子割開一樣清晰到不得了,似妳完全不是那一個,又似妳嘲弄著在等,等著還有多少可以擠壓的空間。

         三十一歲摩羯座才緩過來說,我不希望被理解,我不需要。請勿靠近。就像劇情倒轉,恍然大悟後不得不平靜下來,不逃走地,雙手接納這些。

         "您今天還有您的那些理想,所有的那些。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