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Lettre à D Ⅲ

    2011-03-19

    Tag:

      我會為妳想著各種有意無意傷害妳的人,希望他們活得不那麼開心。我想這就是愛吧。愛著妳的痛處,有些軟弱是我們共同有的,所以即使不能同情自己,還可以和妳互相同情。

      我時常慶幸,可以有妳抱頭痛哭。還有,一個城市怎麼辜負了妳,妳就如何拋棄它罷。別管這起因到底是誰的責任,我不在乎,妳也不會的。

      媽媽說,要看誰笑到最後。只要妳不把當下當作最後,才是命運,與自由。這個世界從來不公平,甚至傾斜到,妳付出全部,可以沒有回報,也不能奢望不勞而獲的那些人,有一天會衣衫襤褸,襯出我們活得多麼如意。為此在這個世界上,求一點安慰,甚至逃避,都可以完全無條件地被原諒,至少被妳我互相原諒。

      D,他人不過是我們走向彼此期待的墊腳石,“妳要靜候,再靜候,就算失守始終要守。”還有,“留低擊傷妳的石頭”。

  • 笑忘書

    2011-03-18

    Tag:

      "我們活在世上,不是為求世人原諒。"

      驕傲的,小小的驕傲,別人轉身,妳原諒妳自己就好。被遺棄的話說一個好笑的笑話,淪落到這樣的境地,至於麼,太抬高自己,不知不覺又把期望栽種在別的花園,都是錯,妳原諒自己就好,什麼也沒有發生過,但妳演得太激烈,自己都先相信了。

      凡珍惜妳的都被妳看不起,凡遺棄妳的都被你牢牢記住,人是有多犯賤。離開當然是對自己最好的寬恕和縱容,可是妳亦要有勇氣。用自己去換不值得的人,怎麼對得起自己。

      有愛妳的人不代表百毒不侵。荒廢的這些時日,除了因為瑣碎,還有妳不爭氣的心。出人頭地,做給誰看。第一百回的時候,仍然姿勢要凜冽,要驕傲與看起來有意志,做得漂亮些即使妳與自己在打仗,自己看輸贏,亦可以自己給自己頒獎與書寫獎狀。

      "我們活在世上,不是為求世人原諒。"亦不求世人讚賞苟同,自己覺得好就可以放下。切記要美要姿勢,可以造作但不要眼淚。謝謝。

     

     

  • Lettre à D Ⅱ

    2011-03-01

    Tag:

    D,

      我突然就想起,人浮於事,真是擋也擋不住。

     

  • Lettre à D

    2011-02-26

    Tag:

    D,

      前天從杭州回來,事情累極,第二天早上有採訪,下午去了開出版物發行什麽的會議,凡事荒謬到一個地步,我只是說不出話來。與M見了一面,他問起你要來北京的日子。戈多里煙霧瀰漫,八點鐘他們有小舞會,然後我就回了公司做我那做不完的事情。

      事情真的多得讓人厭倦,D。我只得勸自己,少言,仍忍不住想解釋,一切都這樣徒勞,無數次的重複,我只好呆在家裡,多數時間和E在一起,對好多事情不用表態不用決定。我的決定總會讓我後悔。我的意志,不是一直被瑣碎侵蝕,就是要來無用。我不停地不知道在彌補什麽。

      身體知道了,就想要發病。晚上下雪了,我的臉隱隱作疼,還有眼圈和耳朵。只好一直睡到下午,起來做飯,苦瓜沒有炒熟,最後吃不了,西蘭花很硬,做好了飯就沒了胃口,勉強吃完睡到晚上10點,好一點了就和E踩著積雪去24小時的超市買餃子回來吃。雪很漂亮。D,我越來越喜歡這裡,如果只需要生活的話,我都已經習慣得很好了。事情只是推著我往前走,而我又不得不一次次再投入,直到厭倦浸透了我的背。

      D,妳是看到的,我失去了什麽。我用盡力氣去逃避第二天就需要面對的,並且真的我不想站起來不想要什麽越戰越勇,不想承擔——我從來沒有想過居然有那麼多要承擔的,但我是無法視而不見的人,我只好一直躲避,直到這裡不再需要我,或者我找到最好的藉口,離開。

      好像無底洞,D。

  • 直到大廈崩塌

    2011-02-16

    Tag:

      日子已經過了一半,流光飛逝,什麼都不再。我來到這個城市,已經快要踏入第五年了。就像年輕時候,我們誤會了愛,我以為離開,就是去另外一個地方,我以為重新開始就是——重新開始。 

      下午與在曾在洪都拉斯做志願者的peggy見面,她獨身一人從台灣去洪都拉斯教中文,卻被公平貿易吸引進而自願為幾十萬種咖啡豆的小農做宣傳推廣,從洪都拉斯帶咖啡豆回來並厚厚寫了幾份詳細的PPT介紹當地情況和咖啡,然後一路走訪國內幾個城市去為洪國的咖啡豆推廣。peggy長得有點像林嘉欣,溫柔低調的女孩子,卻告訴我們因為洪國政亂,難得的週末下午看一場足球賽,臨近結束場外都會有爭鬥及傷亡,每個人都可以隨意配槍。在那樣戰亂時代......我們在有暖氣的咖啡店裡看文件,他們同一時間在流血戰亂之地手作包裝咖啡豆並賣給遊客為著飽腹。peggy說考完試還打算找工作回去洪都拉斯,學好一點西班牙文才可以更好幫助他們。

      她和另外一些辭掉工作去旅行的旅者又不一樣。我說,有時候只有你出名了,事情才會更容易,大家會更願意聽妳說。但她說,我還是不喜歡,我希望低調一些,點對點地跟他們解說,找到對的人可以說也算是幫助了。

      洪都拉斯。E說,今年生了女兒的話,明年或許可以去旅行,遠一點。Peggy剛從青島回來,我看了她的照片,不得不想起,我來北京這些年,可能只為了第二年那個旅行,那種真正的自在,我辭去工作去青島,一個星期什麼也不做,在海邊發呆,拍許多老房子的照片,羨慕獨立小洋樓,下面還有小花園——就像我們在行走中,羨慕有居所的人,而我們在我們的居所,羨慕旅人一樣。我不知道我的心情,我究竟期待什麼。

      我現在的理想是辭去工作,在家捋順瑣碎事情,但是研究家具的擺放,油漆的顏色,研究花草與嬰兒的餐具,書本,會不會很快厭倦,又變成希望每日有工作扶持?我不知道,人總是(我真的不想重複了但是)追求自己沒有的東西。為此交換。用現有的去交換沒有的,每一次都付足了代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