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Tag:
        世界是个巨大的降落伞,让我非常非常的恐慌。所有的人都在陆地上,等着我降落。
        我总是以为我足够的坚韧或者其他。用手指就足够砌一个城堡,锁住所有能被轻易伤害的。被自我暗示耽搁太长,突然间,我就这样崩溃了。亲爱的我们美丽脆弱的幻象,那是我的。我只能承认。彻底逃避。

        我要这样一直厌倦厌倦到不再相信任何的吗?你要知道,我一直以为自己处理得很漂亮。总是这样,推翻,重建。我为什么还要给自己造一个城堡,给自己一点鄙贱的眼泪,以便可以重新开始。亲爱的为什么为什么让我沉迷又让我认知一切。

        亲爱的你可不可以别过脸去,让我哭。

        这真的真的超出我能承担的范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