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人日

    2012-01-28

    Tag:

      時日那麼快,卻快不過冬日的緩慢。緩慢得像幻滅,妳說呢。

      就這樣吧好不好,前塵往事莫記。每日醒來,一件一件地穿數件衣服,等待好像永遠不會來臨的春天。Nowhere暖氣太淡了,我們半夜仍然有時候遊魂一樣在-9度的街上走,抽半根煙手赤涼。我再也不敢和誰提理想,也不知道是不是怕無以為繼。

      初五過去了,煙花便不再頻繁地放。日子有種要回覆正常的味道,我仍然很渴望節日,同事們仍然在假期,這樣即使在上班,亦覺自在。

      好時日無多,我打開《父之罪》,再讀一遍,再一遍。

  • 酒館關門之後

    2012-01-24

    Tag:

      全城歡慶與妳有什麼關係。世界趨於安靜,除了連綿不斷的煙花。出門吃一程飯,燈熄打烊,店鋪關門。你們在關門的地方以背向走著,幾乎可以走回家。

      不下雪,只是氣溫降得很低。被揮霍的時光,喝酒喝得頭疼,馬修有沒有藉伍立奇的筆,說,“我只想在我生命中最熟悉的黑暗即將席捲而來,將我吞噬之前,克服一點點。在我已然逝去之後,我也只想再短暫地活一會。”妳猜應該是他。

      妳留戀這些那些,不能得意盡歡的日子。痛楚和不快讓妳愉悅,那些黑暗的未名的傷口,給出的不是一點點,激揚妳,馴服妳,寵幸妳。

      在這酒喝完之前,向馬修致敬:既然我們都要死,為什麼不選擇,互相殘殺?

  • 二十九

    2012-01-22

    Tag:

      整個北京都燒起來了,行人捧著蛋糕大的炮仗煙花幽靈般走過,妳的頭髮裡都是塵埃與煙花的味道,這城好多地方空蕩蕩,無處可去,妳們在零下十三度的路上,找不到一處可以承載的,坐下的。

      於是妳買了香檳,聊作安慰。而她們紛紛回家,和愛和不能再愛的人過這一夜。

      世界末日的第二十三日。妳說,新年好。

  • 末日新年

    2012-01-14

    Tag:

      過未名的日子,在痊癒和缺口之間,請容我喘口氣。第二十九年,朋友開了新店叫somewhere。我們在那裡喝酒,等十二點。

      這些年,我學會了去到哪裡,都要緊緊握住你的手。永遠不會離開妳,你說,你總是承諾,我也永遠相信,到不能的那一天。

      我只好仗着你的愛,心無旁騖地開始這一年,是好是壞,也要開始。

     

  • Lettre à D Ⅵ

    2012-01-03

    Tag:

      它們慢慢腐朽。果實總會結疤,落地,愛會化灰,塵埃消失。有一日我或者不再會給妳寫信(該傾盡的會傾盡)。

      D,曾經讓我們留戀的,是否都已物是人非,那麼喜愛的東西,都會被磨滅。有一天我碰見一個人,他選擇雙向而活,在工作和自己之間,他說自己就像喜歡的喪屍片裡的人類,不停地奔跑,試圖不被同化呲咬變成行屍走肉。“或者我們已經被咬過了,有一半變成喪屍”,在生活裡麻木前行,“但還有餘下的部分人性,還想堅持。”我想起我們,會不會終有一日被俘虜?即使我從未懷疑我所堅持的,但如果有一日失去妳,或者當我們有一日亦疲於奔命。

      妳是不是也有想過要停下來?

      我有時候給妳寫信,或者是因為我不想就這樣停下來,但很多時候,我只想逃避當下。

      因為“愛終會慢慢如微塵降下”,因為過多的抱怨,因為重複的重複,因為妳說,“快,快,趁青春還沒冷下來”,但美好事物開始老去,而我感覺到十分緩慢而清晰的流失,在每一個安靜的空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