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傾斜的傾斜

    2011-07-13

    Tag:

      於是妳突然變成那個非常殘酷的例子在我面前:如果我就這樣離開,是不是就等於承認了妳,認輸了給妳,我的所以勸說都是謊言。而我怎麼去彌補這個謊言,我信誓旦旦,曾經也滿懷激動與幸福?

      離開湖泊,離開海洋,離開草原與陸地,離開地球。被迫重新審視這樣的事情,帶上望遠鏡。仍然忍不住看見荒野的房子,陌生的國度,熱鬧的夜市或即使是靜止的,死去的花,還是想出逃。

      如果對自己殘酷就是堅持並且不逃跑,那麼人生未免太殘酷了一點。

  • Tag:

      但留我極其緩慢地坐下,呼吸,喘氣與靜默。靜默是袮賜予我們最好的禮物,如果可以,請保持靜默,直至我可以離開。

      直至最後一組塵埃落下,世界仍然在累積它的慾望與罪戾,而我閉上我的嘴。

  • Time After Time

    2011-06-27

    Tag:

      

      在這一生裡的間隙裡,我所窺見的停滯的時光,事物的背面,花園裡深處攢下的每一個場景,心裡裝不下的巨大空洞,空虛又甜蜜。有些深夜我記起它們,像所有不可及的夢想時光。我無法啟齒,最親密的人我亦無法向其描述,這是讓我愉悅,持續並不會衰敗的秘密。

      在某些時刻,我相信命運,但我不迷信。美好事物總是消逝,因為它們存在時間裡。但從未在現實裡存在的東西,不經時間洗淘。

        我假裝在場,而這感覺很好。

     

  • 直到黑夜降臨

    2011-06-17

    Tag:

      妳在候機室醒來,妳在出租車上醒來,妳在陰鬱的暴雨天醒來,妳在高空醒來,雨水激烈而機身搖晃。妳對預感的準確度只有非常厭倦,對離開的麻木到居然有期待——可以再糟糕嗎,還可以嗎?可以的,只要妳在乎。

      在陽台抽煙,嚴嚴實實的四層樓,妳說,我他媽的為什麼還可以這樣天真。陽光曬着,雨停了,整個城市在褪去。“是的,這並非我的錯,但它仍然需要我去承擔。”

      只要妳不在乎,或者甚至假裝不在乎也可以的。無論是理解妳但是離開妳還是承諾過妳而後拋棄妳,所有事情都只是一個結局而已。

      可以患難挨苦,可以百折而不撓,但日子平平淡淡,“人如何活?”

      “保守有時,捨棄有時。”


     

  • Tag:

      妳最好慢慢去正視妳的憤怒的出處,就像島上最殘暴最有攻擊性的那位病人,面對現實才是治愈。

      妳的憤怒,漸漸妳明白它們總是來自於背叛。承諾之罪,或者其實就是無論是A說的“相由心生”還是E說的後現代哲學都好,這一切都是偏執而來的,妳自己的信任之罪。就是,別人即使承諾,也要妳輕信了,這最後才傷害到,妳自己。總是很可笑,每次回來這裡,妳都信誓旦旦地以為,自己已然長大,並且一再以為,不斷的拋棄及離去,就是治愈。

      “以驕傲為最大”。妳怎麼就以為(這麼輕易的輕信,就是以為,自以為是)這樣是做到了最好,都無用質疑?妳怎麼以為,至少不會這樣,怎麼可能就一下子,跌出妳的底線以外,妳還不夠坦誠,過於權威,還是其實無所謂,妳無論怎麼樣被對待,都無所謂,妳臉上寫著:我都可以,你請隨意。

      以退為退妳便以為...真是驕傲,妳是不是總是打算拯救世界?組團還是俱樂部?妳的天真可不能給妳加分,寶貝。

      也許不原諒可以為妳寬恕妳自己,但不要遺忘。